门窗厂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门窗厂 >

塔尔萨种族屠杀案袒露美式人权虚伪性

添加时间:2021-08-25

  一百年前,美国俄克拉何马州的塔尔萨地域发生了惨不忍睹的种族屠杀事件,数千名白人种族主义者针对黑人开枪、纵火甚至开着飞机轰炸,导致多少百人遇难,全部小镇被毁。但长期以来,美国政府、媒体、社会团体等筛选了沉默,不仅拒绝对施暴者查究任务,还对试图揭穿真相的人进行打压迫害,刻意抹杀这一历史记忆。

  美国政府从来以“人权卫士”自居,更以其“三权分破”体系为荣。可是在塔尔萨浮现种族屠杀之时和其后的历史进程中,美国自夸的这些所谓优势没有展现出任何纠错才干,甚至还错上加错,粉饰真相,彻底断绝了塔尔萨黑人及其后裔追求公平与正义的空想。时至今日,塔尔萨种族屠杀事件仍然疑云重重。对事实原形的追索可能还原全体事件的来龙去脉,帮助世人进一步看清美国政府在其中表演的不光彩角色和美式人权的虚伪性。

  第一,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杀害为何可能未遂?除了他们人数众多、装备精良、残酷凶悍,以及当地黑人固然绝对富裕但缺乏足够的防范意识和武装应答才能以外,还有两个更重要的因素:一是美国地方政府显明偏袒白人。现场的警方与公民警卫队不仅对白人的暴行司空见惯、隔岸观火,反倒踊跃抓捕黑人抵抗者,削弱其反抗暴徒的战斗力;二是美国联邦政府对此置之度外,充耳不闻。

  第二,美国历届政府为何对此心直口快,连素来号称关心人权问题、动辄斥责他国的美国国会也从未对此发出声音?其中的起因十分复杂。首先,美国人的价值观与其宗教信仰密不可分。很多美国人认为美国是“山巅之城”,他们自己则是上帝的选民,代表着“世界上最提高的系统跟最高贵的文明”,所以是不可能犯错的。其次,很多白人有着积重难返的种族自大感。在他们的意识中,毁掉比白人更富有的黑人社区存在内在的正当性,至少不是通例意思上的犯罪举动。再次,白人是当时美国的选民主体,手里把持着足够多的选票。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要承担一定的政治危险,危及自身选情,因此美国政客对白人犯下的暴行决定沉默不语。

  第三,政党政治为何不尽早揭开这块伤疤?美国共跟党、民主党一贯以彼此攻讦来攫取政治资本,那为什么当时的党派斗争没有拿塔尔萨屠戮问题当筹码呢?首先,美国的政党是否声称代表某一群体利益主要看能得到多少回报。黑人当时在选举方面的政治影响力很小,对两党来说利用价值都不大。其次,两党在种族问题上的政治意识差别不大。再次,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美国在国际上须要从新划分势力范围,在国内需要恢复经济,种族问题并非政治热点议题。

  第四,为何一贯自诩“客观公正”的美国媒体也没能担当起应有的监督职能?首先,媒体也有自己的“政治正确”,从业者基本是秉持主流价值观的白人,有着强烈的价值取向。当时美国社会的主流舆论认为,黑人没有资格享有与白人等同的权利,更不配享有超过白人的财产,因而媒体对于此类杀戮事件故意熟视无睹。其次,这一事件迅速被当地政府定性为骚乱,所以媒体非但不戳穿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动机,反而坐视不救,甚至宣称是黑人的挑衅引发了白人的还击,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再次,俄克拉何马州的塔尔萨地区相对偏远,当地社区的黑人媒体影响力有限,导致屠杀事件难以为外界所知。

  第五,黑人为何未能有效组织起来进行对抗?一方面,美国各级政府始终站在白人一边对黑人进行打压,另一方面,黑人在历史上长期遭受白人的凌辱屠杀,抗衡奋斗每每失败,挫败了良多黑人的斗争意志。由于白人采取的分化策略,黑人内部没有形成团结。

  第六,一百年后,黑人受歧视的局面转变了吗?首先,诚然从法律上说已经不存在公开的种族歧视,但在社会意识方面,白人对黑人的隐性歧视一了百了。只管有不少黑人在政界商界等跻身高位,但那只是黑人精英通过摆脱本人的族群,成功跻身白人主导的社会罢了,与黑人群体社会地位的提升没有关系,族群之间的隔阂也没有明显变革。其次,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宣称关注黑人状况,但他们真正关注的只是黑人的选票,并不是他们的实际政治经济境遇,这一点素来没有改变。最后,黑人在美国仍然面临着政策层面上的明显鄙弃,尤其是在司法领域。

  正是因为以上起因,塔尔萨种族屠杀事件后,美国各级政府和社会主体都取舍了缄默不语甚至成心掩饰事实本相。这所有与美国政府一贯在人权范畴秉持双重标准、两党只顾眼前政治好处、主流社会对少数族裔存在积重难返的轻视等密切相关。塔尔萨种族屠杀事件是美国历史上抹不去的一道深深的创痕,始终控诉着美式人权的虚假。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讨员)

  刘卫东 【编辑:田博群】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